选墓提前2小时预约
免费上门接送
24小时服务热线: 028-84736787
全国服务热线: 028-87558361
     
      首页 陵园介绍 陵园赏析 陵园文化 风水文化 殡葬文化 访客留言 联系我们
  陵园文化
  风水文化
  殡葬文化
 
破除我执,认知无我,反得我的自由自在。
红枫艺术陵园如果外科医生果真有这样的医术,就好比烧毁又重建了京都金阁寺,这个金阁寺还是之前的金阁寺吗?当我们想起:“佛说某某,即非某某,是名某某”时,我们就明白,无论是金阁寺,还是那个人,都是五蕴集合体的统称,你只要在观念上赋予他这个名字,他也就是了。

另外,要说医生杀人,你得先说清楚他杀了谁,但是这个聚合体本身没有自性,你没法准确定义那个人,所以按照“诸法无我”的概念说,杀人这件事本来就是不存在的,也就无所谓还是不是那个人了。

破除我执,认知无我,反得我的自由自在。
这样的学说,在几千年里让亿万人着迷,我们该骄傲自身智慧的高明,还是叹息理性生长的艰难?
作业
用四大分解人,于今天我们认为人体完全是由元素周期表中的各种原子组成的,在逻辑上一致。而“空”可以看作空间内的特定结构,就像把一个机器拆散后再原样组装起来,就能继续运行。
但还有一个识/我/意识,我们今天不再认为意识是人体之外单独的一种物质,但意识究竟是什么,又是如何依附于物质和结构之上的,我们还不太清楚,也就不知道分解重组后会不会破坏意识。
对比脑死亡的概念,今天我的杀人指向应该主要是意识,医生算不算杀人就看重组的人体有没有与原先接续的意识了,期待这样的实验。也许直到那一天人类才能真正理解意识是什么。
把“我”分成“四大”在逻辑上没有问题,分成“十大”都可以,不管是佛学还是现代科学,人或者“我”都是由一些元素构成的,这些元素间遵循着一定的规则相互运动构了“我”。这名外科医生杀人了,四空虽然聚散无常,但却受因果律的支配,这位医生的行为根据已知条件,并不存在因果律,但却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被分解者的因果律,使其脱离了原定的因果轮回,这就造了“业”,可以认定外科医生“杀人”了。

红枫艺术陵园
这节课好绕啊,又是“四大”又是“六大”,真的感觉是唐僧在耳边念经,最后直接被这节课的思考题问懵了。又读了两遍,头绪还是不清。
发现此专栏的另一个特点是充满了趣味的思想实验。每个思想实验都能让我思考到怀疑人生。
问题一:
感觉逻辑是有点问题,如果认为人由四大构成,那么就剔除了另外两大“空”与“识”,然而人是占有空间的,并且也是有意识的,存在矛盾。
问题二:
视角一:需要定义何为杀人,是杀人的行为还是杀人的结果。如果按行为分,杀了人;以结果论,则没杀人。
视角二:按四大皆空来看,则没杀人。因为人由四大构成,本来就是空的,人是不同元素的流变,即使不是一个细胞都没伤害,也不算杀人。
1.问题在于,四大基本元素本身符不符合缘起性空的理论,它们是运动的还是永恒的?它们之间能否相互转换?如果它们之间可以转换,凭什么说它们之间是独立的。
2.外科医生没有杀人,事实上在佛祖眼里没有杀人这个概念。因为,每时每刻我们的四大都在做独立运动,即使外科医生只是肢解了受害者也不是杀人,人不是死了,而只是换了一种存在的方式。况且万事万物都是因果轮回而已,杀不杀人一点也不重要。
拥有高科技的外科医生,把人肢解又完整无误的聚合在一起,算是杀了人吗?首先,我们要明确的是,人们总是活在一个个的概念中,我们都是借助于概念来理解这个世界的,因为这样有利于我们大脑的高效率运作,让人类在进化的长河中不至于因为低效而灭亡,比如,我们说“前面有座山”,如果拿佛家的话来说,就应该是这样“在由地火风水这四个元素暂时组成的一个叫做人的聚合体的视线正前方有一座暂时由地火风水组成的一个称为山的聚合体”,累不累?低效不?所以人们为了方便,才发明了概念。。这是无奈之举,在使用概念的过程中,我们占尽进化的优势,同时,又让我们从一出生就带上了看世界的有色眼镜。。那么杀人,这个词同样也是人们想象出来的一个概念。。大概指的是一个有呼吸的人,被某某用一些方法弄成了没有呼吸的人。那么,结果就很明显,这个医生没有杀人。因为他只是让这个人昏迷了一会儿,不管昏迷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最终这个人活过来了。所以我觉得,这个医生的行径,只能叫做“催眠”

把“我”分解为四大,首先就出现问题:“我”是什么?“我”不过是四大的因缘和合 并不存在真我,只存在假我,既然是假我,那还“分”什么呢?“分”的主体就不存在。如果要分,必须首先承认“我”的真实存在,或者,有别的什么东西构成或者促成了“我”,比如动力因,就是在四大的基础上,还有某个第一推动力推动这种聚合,否则与“四大皆空”矛盾,不存在“分解”。
至于是否算杀人,要看怎么定义杀人。如果杀人指的是让一个人的生命状态消失,那么算杀人,之后的再聚合,甚至重新活过来,叫复生。
这里其实有一个问题——把一堆构成生命体的物质按照生命体的规则聚合起来,就会有生命吗?这里有了质料,也有了形式,但是从现代生命科学的已有认知来看,光有质料和形式还不够,往往构不成生命。
先谈谈思考题,我认真读了题目,如果肢解的时候死了,而拼回来一个细胞都没有损害,那,人活了吗?如果拼回来的只是细胞肉体,只是无生命体征的尸体,那就是杀人。如果拼回来之后人也活了,恢复生命体征,那就没杀人。
生命体征是关键,也就是说,这六大的组合,是机械组合还是有机组合,是关键。
我记得科学家经常说的未来科技猜想,以后用量子纠缠来瞬间移动人体,就是这边打散那边重建。只要人不死,当然不是杀人。杀人这事,不能太理论分析,只要想想被杀的是自己或亲友,就知道算不算杀人了。
这节课又提到了这个震撼的问题,“谁在修行,谁在解脱”。是啊,身体不是我的,意识不是我的,我也不是真的。这可咋整。静待后面的讲解
1、“我”分解为“四大”是有逻辑问题的,既然佛教认为有六道轮回,即一个“我”轮回后才产生一个新“我”,如果把“我”分解为“四大”,那么轮回就是“四大”在当世不断排列组合而已,那么哪来的轮回呢?哪来的六道呢?
2、这个凶手肯定是杀人了,这个被杀的人死了自然是杀人,如果重新聚合后这个“人”没死,甚至所有意识都和原来一样,那只是被凶手救活了,仍然没有改变他杀人的行为。
逻辑上肯定有问题。世上没有无因之果,也肯定没有无果之因。
地、水、风、火,源自何物?为何会聚集成我?又为何聚集成万物?
他杀没杀人,得看你从何角度观察:
一、如果从医生的角度看:历经肢解、重缝操作的一系列过程,你肯定不再是以前的你。只要有过被虐成死亡的经历,对方就是杀人凶手。
二、如果你是受害人:你没有感觉有何异样,你还是你。那他还从何谈起杀了你?
三、如果从佛陀的角度看:你本无常,又何来生死?更不用谈何谓凶手?
总之,事物发展的过程与结果都很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认知的层次!
答:1.把“我”分解为四大,在逻辑上是有问题的,既然四大在一起是受因果律支配,那“我”应该出了“四大”再加上因果律,而修行解脱的是因果律这个主体,破除因果律而达到离开虚幻的结果。
2.即使再高明的医生庖丁解牛后再重组,也算是杀了人,就如同金阁寺还是不是原来的金阁寺的问题一样,在时间这个维度上,只要在因果律中,即使细胞完好无损,但是四大元素仍在每时每刻变化,就算最后重组,那么医生也杀了那个人,因为重组后的人已不是庖丁解牛时的那个人了。
红枫艺术陵园:
我就是一名外科医生,几乎所有的外科医生多少都有锤钉的思维模式,比如我是肝脏外科的,每看到一个人,先回看他(她)的肝脏部位,会评估一下肝脏的好坏。从这个层面上来看,外科医生没把人看成单个的“人”,而是看成不同器官组织和细胞的组合。
如果技术发展到题目所说的,肢解后再重新组合,当然不算杀人。原因如上述。
1.“我”既然是由四大组成,而且每时每刻都在变化,那么拆解了“我”后,“识”在哪里?“识”是否像磁力一样的存在,只有当两块磁铁距离比较近时才会有?如果是类似于作用力的存在,就不应该列为六大之一。
2.杀人后重新还原,算不算杀人?这要从两个方面确定:
①受害者。重新组合起来,在四大的组成上是恢复了之前的状态,但“识”有没有恢复?即便恢复,在被杀到恢复这个阶段,受害者本应该*有变化*的,这个时间差是无论如何恢复不了的。所以,能够恢复的,只是一个高度近似的受害者。
②罪犯。杀人的动机、行为,不能因其恢复受害者而就视为“无”。他既然已种了因,自然也就有了“是个罪犯”的果。
如果说,人是一个四大皆空的聚合体,所以杀人根本杀的就不是“人”,那么就脱离了讨论的基础——我们本就是在聚合体的层面上,来讨论这件事。
所以说,无论恢复与否,他都是杀了人。

有殺人的故意,也有殺人的行為,就法律上而言,就算是有殺人了。至於有沒有出現死亡或是受傷的結果,那是量刑的問題。舉例來說,在醫藥不發達的地區或時代,拿刀刺人可能導致死亡結果,但是在現代醫藥發達時代就有可能救活了。
我認為將我分解成四大是可以的,就像現在學到所有物質都是由基本元素組成,因此將我怎麼分解都可以,但是人體不只是物質組成這麼簡單,可能組成的方式不同,運行的條件不一樣,形成所謂的意識,而意識複雜且難以理解的特性,讓我們知道物質並不能簡單的拆解。
外科醫生殺了一個人,殺人不只是一個人失去性命,還包括殺人行為對社會的影響,外科醫生的行為已經造成,即使後來復活了,還是不能免責。


红枫艺术陵园,蒲江县大兴镇红枫艺术陵园销售中心